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岭南客家欢迎您! 今天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365|回复: 0

诏安“河佬人”、“客家人”、“畲族人”的来源

[复制链接]

980

主题

235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80
发表于 2019-3-18 20: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诏安人的由来史,探索诏安“河佬人”、“客家人”、“畲族人”的来源

2018-04-02 来源:唯美户外  作者:谢绍美

u=2276760372,1066094710&fm=173&app=25&f=JPEG.jpg u=2230022460,4130268079&fm=173&app=25&f=JPEG.jpg u=2019913417,258909173&fm=173&app=25&f=JPEG.jpg u=1932751926,855967422&fm=173&app=25&f=JPEG.jpg



    隔背村:位于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秀篆东部,处于福建省南部丘陵地带两大高山,龙伞岽和八仙座的中间地带,省定革命老区基点村,是个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旅游风景区。


   诏安人口刚解放时约二十一万,现在已经增至五十六万。这数十万人口是哪里来的呢?关于这个问题,历来说法各异。
   现在诏安的居民大概可分为三种人:一种是说闽南话的“河佬人”,另一种是说客家话的“客家人,还有一种已被汉化的畲族人。
   “河佬人”人数较多,约占80%,聚居在诏安的南半部和沿海地带。“客家人”人数较少,约占20%,聚居在诏安北半部的山区地带。畲族人人数极少,散居各地,因为已被汉化很难辨认。

关于这三种人的来源问题。根据有关史料的记载,现存语音的不同和居住地区的分布情况等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概述如下:

1、根据有关史料的记载:

   清代康熙时,诏安知县秦炯、拔贡戴冠主撰主编的《诏安县志》附旧志(即明末丁丑志)的《徭人篇》中有“山区徭人(俗呼畲客)常称城邑人为‘河佬’,谓自河南迁来。畏之。系陈元光将卒始也……”的记载。另外,在约占诏安人口半数的沈姓族谱中也明确记载了他们在诏安的开山祖沈勇是“河南光州固始县人”。上述这些记载有力地说明“河佬人”确实是从河南迁来的“河南佬”,不是本地的土著居民“福建佬”。考虑到诏安的“河佬人”,绝大部分是唐朝时跟随陈元光南下的将卒及其家属的后裔,因此,可以判定诏安的“河佬人”确实是唐朝时从河南一带迁入诏地的汉人。

   我们再查一查山区“客家人”的族谱,也可以得到同样有力的证据。例如诏安二都黄姓的族谱明白记载他们的始祖久隆是在元朝廷祐元年(公元1325年)入居诏安径口村的。他的祖代和父代原居汀州府宁化县石壁村。再上溯,其远祖是楚春申君的后裔。这一记载也清楚地说明了“客家人”的原住地是江楚,逐步南移的路线是由湘、赣入闽。入诏时间始于元时。


2、根据现在语音的不同

   现在诏安“河佬人”和“客家人”的语音相去确实较远,这是由于两者入诏时间相距六、七百年造成的。前者入诏时间长,变化大,后者入诏时间短,变化小。但是两者都同属汉语体系。

   现在诏安“河佬人”的语音中仍然保存着大量的唐代中原古音的音素。例如以唐诗《长恨歌》(头段)为例:押韵的“得”“识”两字,若以普通话来读是不会协韵的。但若用诏安“河佬”音来读便协韵了。再以另一首唐诗《春望》为例:押韵的“深”“心”“金”和“簪”四字,若以普通音来读也是不会协韵的,但是用诏安的“河佬”音来读便协韵了。

   像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在唐诗中几乎俯拾即是。

   上述诏安“河佬人”的语音中保存着大量唐代中原地区古音音素的事实,正可以有力地证明他们确实是唐朝时从中原南迁入诏安的。至于“客家人”的语音比较接近现在的普通话,也正可以说明:这是由于他们入诏时间短,因此语音变化小的缘故。


3、根据现在住地的分布情况:

    “河佬人”现在多分布在晋江(因东晋时北方汉人南迁沿江定居而得名)、九龙江和韩江等流域的中下游及其沿海平原和附近海岛等地区。在诏安则分布在南半部和沿海地带。“客家人”则分布在赣南、闽西和粤东北。在诏安则分布的北半部的山区地带。上述这一居住地区的分布情况,联系到他们各自的原住地分别是河南和江楚,他们南迁的路线就很清楚了。“河佬人”是由河南经安徽、浙江入福建,顺江而下,沿海而南。“客家人”则由江楚经湖南、江西入福建,定居在江河上游和山区腹地。

   另外,诏安本地的原有土著居民是畲民,这也可以从下述文献中得到证实。根据明末《诏安县志》《徭人篇》中记载:“徭人,漳邑深山皆有之,俗呼畲客。”他们过着落后的部落生活。志中记载他们“织绩木皮,染以木实。好五色衣裳,制裁皆有尾形。性鸷悍,言语侏离,其后滋蔓,号曰蛮裔。”“漳徭人,住漳、汀、潮接壤处者,亦以槃、蓝、雷为姓。随山种插,去瘠就腴,编荻架茅为居。善射猎,以毒药涂弩矢,中兽立毙。其贸易商贾,刻木大小长短为验。后酋魁亦有办华文者,山中自称狗王,各画其像,犬首人身,岁时祝祭族处。喜仇杀,或侵负之,一人讼则众人同,一山讼则众山同……”以上记载,说明徭人(即俗称畲民)便是本地原有的土著居民。

   又如《漳州府志》也明文记载漳属山区,明初仍设“抚瑶土官”。《诏安县志》还有明朝万历年间沈鈇(即沈介庵)《游六峒丈量学田记》,记中说:“二都在万山中,丛谷峭岭,半插天表。至六峒,则畲民所居者,……上下山谷,皆畲民所种植者。……至峒,编篱为垣,覆以菅茅,鳞次而居者,……男子束发脑后,妇女椎髻于前,与城邑迥别”。这就清楚地说明明朝万历年间,诏安山区仍然居住着畲民,只是在这以后,“客家人”才大量入居诏地,畲民也才与之逐步融合同化。

   另外还有诏安的畲歌现在仍在民间流传,解放初期,我县的畲歌手还被邀到北京去演唱呢。现在我县的港头村就是畲族村。


    上述一系列具体史实,清楚地说明诏安原有的土著居民就是畲民。

    综合上述大量史实和对这些史实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即诏安的“河佬人”和“客家人”基本上都是南迁的汉人。“河佬人”原住地是河南一带,东晋时开始大量南迁入闽,唐朝时便大量入迁诏地,这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了。诏安的“客家人”原住地是江楚两湖一带。宋、元以后,特别是明朝中叶以后才大量入迁诏地,这距今只有五百多年。(两者大量入迁诏地的时间相距约六、七百年)。无论是“河佬人”或是“客家人”里面都融合有本地少数原有的土著居民——畲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