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岭南客家欢迎您! 今天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1458|回复: 0

潮乐及客家筝曲飨乐迷兼谈客潮音乐之忧

[复制链接]

335

主题

374

帖子

21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40
发表于 2016-4-24 14: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潮乐及客家筝曲飨乐迷
2016-04-08 来源:大公网   作者:湘灵


20160408024926887.jpg

  图:潮乐演奏团是香港潮乐界的中流砥柱     
         康文署供图

  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近年经常推出“岭南乐风系列”,在当中举办粤乐、客家音乐(或称汉乐)及潮乐音乐会,向观众推广岭南的诸般乐韵,并藉此在承传工作方面尽几分力。我们作为乐迷,实应给予认可。
  以最近两三个月而言,康文署就这个系列举办了几场音乐会,依次是一月杪香港潮乐演奏团的潮州音乐会,二月中广东南音演唱会、三月初饶宁新客家古筝音乐会及三月中王培瑜弦诗细乐音乐会。此外,原定二月下旬有两场陈安华潮州筝音乐会,奈何陈安华因病辞世,该两场音乐会被迫取消,实在十分惋惜。本文只就当中的潮乐音乐会、饶宁新客家筝乐演奏会及王培瑜弦诗乐音乐会稍予简评。

  香港潮乐团选曲用心

  由刘福光率领的潮乐演奏团,虽然本身是一个业馀音乐团体,但俨然是香港潮乐界的中流砥柱,经常举办音乐会,演奏各式潮乐,并且常为潮剧的演出担任伴奏。团员大多属于“老叔”辈,艺龄匪浅,少说也有三几十年。领导乐团的刘福光,更是潮州艺术界的著名前辈,凡举行本地潮乐、潮剧的演出事务,均由他主理打点,并且在音乐会上司鼓,以鼓领导一众乐手演奏。

  一月底的音乐会上,潮乐团的选曲足见用心,潮乐里的重要乐种,均有所选奏,而且都是该等乐种的名曲,包括大锣鼓乐〔龙飞虎跃〕、小锣鼓乐〔狮子戏球〕、唢吶曲〔粉蝶採花〕、以潮乐特有二弦领奏的弦诗乐〔怀春曲〕、以箫领奏的〔出水莲〕以及连奏带唱的传统曲牌音乐〔八仙贺寿〕。除了上述常见的旧曲,音乐会亦安排潮剧演员清唱三齣潮剧的选段,为当晚的潮乐增添戏曲姿采。

 青黄不接 叫人担心

  整体而言,音乐会的演奏十分不俗,颇能凸显各式乐种的音韵。反而大家担心的,是青黄不接的问题。若干年后的潮乐演出,谁来继承?
  另一方面,音乐会有一个叫人赞赏的做法,就是乐团把所演乐曲及唱段的乐谱,印于场刊里,使观众有所鑑阅,此举无疑是为潮乐的推广及承传多做一点功夫。

  至于三月上旬饶宁新客家古筝音乐会,其实是有先后两场,头场演于油麻地戏院,尾场演于南莲园池。由于两个场地大小不同,两场音乐会的规模亦稍有分别。前者所演曲目数量及伴奏乐器比后者稍多。

  这个音乐会虽然名为“饶宁新客家古筝音乐会”,但独奏者除了饶宁新本人,还有哲嗣蜀行,因此实质是个父子档。顺带一提,这种以父带子、以母带女的做法近年十分常见。例如二胡的王国潼与王憓、陕西古筝的曲云与孙卓,以及原定的陈安华与陈蔚旻。
  有些乐迷对于这种子凭父荫的做法,可能不以为然,但如果放开怀抱,从另一个角度看,父子档、母女档、师徒档其实都是以老带少的做法,同场演奏无疑是承传工作的最有效汇报。何况子承父业、克绍箕裘更是艺术界所乐见?若然遇有青出于蓝、强爷胜祖的情况,更是可喜可贺。

  饶宁新客家筝弹得粗

  就以三月六日南莲园池的饶宁新古筝音乐会而论,饶宁新虽然是古筝界的前辈,更是客家筝与潮州筝的中坚分子,有数十载演奏经验,但这场音乐会的表现,颇为失望。综观整晚的弹奏,总嫌他粗,没有明确凸显客家筝高雅清淡、滑音丰富多姿而且变化多端的神韵。这算是饶宁新歷年来众多音乐会之中显然乏采的一个。反观儿子饶蜀行所奏的两三奏筝曲,却来得雅淡有致,颇有客家筝的风韵。殷冀他磨砺以须,做好接棒工作,为筝乐(特别是客家筝)续放光芒。

  另一方面,南莲园池作为表演场地,由于环境上表演者与观众距离很近,很方便进行互动,因此很多演奏家在此表演时,会在曲目之间向观众讲话,分享从艺经过、流派特色及个别乐曲的知识。例如年前詹永明在南莲举行独奏会时就有多番的讲述,让观众“满载而归”,受益不浅。饶宁新亦尝讲过一小段,但仍感不足,而且场刊里的乐曲介绍,每曲只有寥寥几字或十数字,根本不足以发挥介绍功能,遑论推广普及。

  至于三月十三日王培瑜与汕头市弦诗乐工作室在油麻地戏院举行的演奏会,上座率不大理想,肉眼所见,约有两百多人,佔总座席五分之三。
  同样是设于油麻地戏院,一月底的香港潮乐演奏团的上座率比王培瑜多很多。原因可能有三:其一,前者是本地的乐团,捧场者较多,绝对可以理解;其二,王培瑜处于中年,并非大家所认定的“老叔”辈,号召力弱一些,也可以理解;其三,王培瑜所选奏的乐种,显然比香港潮乐团少,既无大、小锣鼓乐,亦无唢吶乐曲。

  弦诗乐岂可缺乏二弦

  王培瑜的整个班子,合共只有五个人。扣除当中一人即余琼莹负责演唱一首唐诗及一个潮剧选段,玩乐器的只有四个人,即林英苹的古筝、谢声驿的阮、徐望的笛及箫,以及王培瑜自己的各式拉弦乐器。
  其实,弦诗乐的演奏,编制上绝无定额。不一定需要十人八人甚或十多人,只要玩得地道,三几个人就足以让人陶醉万分。王培瑜这场音乐会,最大问题不是人丁单薄,亦不是乐种太少,而是王培瑜本人选取拉弦乐器领奏时,没有使用最具潮乐特色的二弦。潮乐缺了二弦这种穿透力较强而音色嘹亮的乐器,就犹如潮州滷水鹅缺少了滷水,啖之无味,完全失却潮州感。

  或许大家要体谅王培瑜,作为中年接棒人,上承一个传统潮乐的大包袱,下开潮乐要与现代接轨的一条新路,?实两面难讨好。其实,从他製作的唱片,我们可以明瞭到他一如内地很多中年音乐家,所谓两条腿走路,其一是继承传统,其二是推陈出新,以脱离传统的手法重新演绎,甚至创作富有新乐思的乐曲。他的苦心,应该予以理解。

  不过,中庸之道是在一场音乐会里,既有传统的彰显,亦有创新的展演。换言之,部分乐曲沿袭二弦领奏的老规矩,若干乐曲可酌情以其他拉弦乐器领奏。
  最后,必须提出,音乐会上徐望的笛子和箫以及谢声驿的中阮和大阮,都是视谱而奏。如此一来,几位乐手在演奏时无从达至彼此心意相通、满有默契的境界。
  岂不知,这才是上乘的小组演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