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岭南客家欢迎您! 今天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1624|回复: 4

梅州足球今与昔——曾经的国足基地你能承载国人的强国梦么——

[复制链接]

980

主题

235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78
发表于 2013-7-29 20: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为一代球王李惠堂的故土,梅州正努力重振足球之乡的美名。一场于上周进行的梅州足球德比,令不少人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这块沉寂多时的足球圣地。它曾是广东足球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在中国足球历史上也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却在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低谷,只留下诸多名将的荣耀和当地群众的热情让人回味。

       重新走入有焕发活力之迹象的足球之乡,既有一份追随前人的心动与激昂环绕身旁,又能感受到一种难以启齿的失意与无奈,你可以在这里读懂梅州足球,更能借机一窥广东足球、中国足球的起与伏。

   
                                                                                             忆峥嵘 足球之乡史话多

        要谈梅州足球,就一定得翻看它的历史。这里不但是现代足球在中国的起始地点,而且还是一代球王李惠堂的故土。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痴恋足球的梅州更是成为了国脚生产地,在十余年时间里输出了多位名将。
   
                                                                                                 史话 荣耀三部曲

      最早的现代足球传入地
      古代足球蹴鞠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故都临淄(现山东省淄博市),现代足球最早传入中国内地的地方则是梅州。清朝同治十二年(1873年),德瑞巴色会派毕安、延得志到五华县长布镇源坑村进行传教,不仅创立了当地第一所中学———源坑中书馆(后为萃文中学),还开办了单杠、平衡木、篮球等体育运动课程,这里面就包括了现代足球。

       根据《广州文史》对《梅县足球运动史话》的记载,梅州在1909年就有了体育学校:“梅县有组织的足球运动团体很早就已出现,1909年梅县人古直在梅县南口镇创办过一间体育学校。”该校兴建的背景是,旅日同盟会会员谢逸桥、温靖侯来到梅州集结革命力量,他们要在体育学校里对学员进行体质训练,古直当时的身份有点像现在的足球教练。

      民国三年(1914年),梅州迎来了一位真正的足球教练,他的名字叫万宝全(W alter),曾是德国国家队队员,被德瑞巴色会派来中国出任梅县乐育方言学校校长。万宝全到职后,很快将学校门前的草地开辟为足球场,并亲自下场教球,使乐育方言学校成为了当地足球运动较有规模的开展地点。不仅如此,万宝全还组织了梅县附城4间中学的足球比赛,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现代足球也从一种传教产品逐渐变成了梅州群众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

                                                                                                       世界球王的故土

      让梅州足球名声大噪的头号人物当属李惠堂,他于1905年出生于香港,4岁便随母亲陈琼笙回到故土五华县锡坑乡。李惠堂不但在那里接受了基础教育,还初步认识了足球运动。闲来无事,李惠堂就在祖屋“联庆楼”里踢足球,非常喜欢以狗洞作为目标练习射门。据后人回忆,李惠堂在那个年纪已经沉迷踢球,上学、放学都会球不离身。

       李惠堂随后回到香港读中学,他所在的皇仁书院授有规范的足球课程,这也令李惠堂的足球功底更加扎实。17岁那年,李惠堂在一次夏令营比赛中被香港南华俱乐部相中,司职前锋的他既于乙组比赛上历练成长,亦在甲组比赛里披荆斩棘。

      担任香港南华队队长之前,李惠堂曾为上海乐华队效力,在“史考托杯”足球赛以4比1击败了蝉联9冠的英国猎克斯。1927年,李惠堂更是率队夺得了上海足球界的三项顶级桂冠:中华足联甲组冠军、西联会甲组冠军、高级杯冠军,于是就有了“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这样的名句。

      除此之外,李惠堂还代表中国参加第六届、第七届、第九届、第十届远东运动会并四获冠军,先后组织锡江足球队、五华足球队、航建足球队回乡献技,职业生涯总共打进了上千粒球。退役之后,李惠堂做过教练、裁判、足球评论员、国际足联副主席,德国《环球》足球杂志于上世纪70年代将他与巴西的贝利、英格兰的马修斯、西班牙的斯蒂法诺、匈牙利的普斯卡什合称为“世界五大球王”。

                                                                                                             成为中国足球之乡

       根据梅州足球的历史和发展,国家体委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授予当地“足球之乡”的称号,中国足坛出现了“北有足球城(大连),南有足球乡(梅县)”的说法。在中国男足参加的第一届大赛———1976年伊朗亚洲杯上,就有兴宁中卫蔡锦标入选,他率领的中国后防在预赛中仅丢4球,杀入决赛圈后依然防守牢固,球队在仅胜一场的情况下夺得季军。

       1979年,梅州被确立为全国16个足球重点地区之一,这是他们自“足球之乡”和“全国足球重点县”之后的又一荣誉。祖籍梅县的曾雪麟更是在后来当上了中国国家队主教练,曾带队拿下科威特亚洲杯亚军。

      梅州足球健将的涌现,正是在那个时期进入了井喷阶段:谢育新、张小文、郭亿军帮助中国杀入1988年汉城奥运会;杨宁、池明华成为国家队的防守屏障;王惠良、黄德保、钟小健乃广东队称雄六运会的冠军成员;伍文兵是中国职业联赛元年最快进球的缔造者;少不了的还有中国女足的代表人物吴伟英……梅州地区在新中国成立后已为各省市和国家队输送了300多名足球优秀运动员和教练员,最近的佼佼者是李健华、吴伟安、饶伟辉等人。

                195824bzmumkjc82iccic2.jpg

                                                                                                            人证 峥嵘岁月稠

      亲历者:摩托车灯照我们踢夜场
      20岁入选国家队,参加过14届省港杯,经历了梅州足球最为强盛的20世纪80年代和初入职业足球的20世纪90年代。聊起那段峥嵘岁月,池明华绝对算得上最有发言权的梅州球员之一。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池明华最早接触的体育项目其实是乒乓球。因为身体条件出色,他才在后来改踢足球。“那时候上体育课,我们只有乒乓球和足球两项球类运动可选,其他的你根本接触不到。”据池明华回忆,他们当时已有各校间的足球比赛,规定每间小学都要派出一支队伍参加。

      踢球地点位于梅县东教场,以一个11人制足球大场为中心,旁边又围了八九个7人制足球小场。每天下午,先是业余体校在此训练,然后是放学后的学生过来踢球。到了傍晚时分,球场里还会迎来一批刚刚下班的成年人。

            “大家一般都是在7人场里踢球,不但可以3打3,2打2、1打1也可以,想踢的加入进来就行,一个球场经常会被拆成很多块场地比赛。”
             池明华对南都记者说,当时的场内设施非常简陋,小球门都是拿石头堆成,既没有围墙,也没有球网。
            “领先者如果想拖延时间,可以一个大脚把球踢出去。”

        梅州足球后来发展得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踢球的人多,这从一句流传较广的揶揄话语中便能知晓:“连足球都不会踢?你还是不是梅州人?”梅州人那时对足球运动非常痴迷,池明华拿出了一个经典案例来说明喜爱程度。
       “到了冬季,天会黑得比较早,球场里没有灯光怎么办?大伙儿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打开摩托车的车头灯射向球场。可以想象一下,那样的场景有多么壮观。”

      梅州足球向好的另一个原因是教练负责,池明华至今依然记得他的启蒙老师陈晋干,评价陈导是一位技术抓得很细的教练员,而且还踢球、做人一把抓,自小就帮孩子打下了一个好基础。后来到了省队,教练们教球也一点不敢马虎,单是传球就一天得练500次。

      上世纪80年代,梅州球员成为了中国国家队的常客,池明华作为其中的主要成员,有幸经历了梅州足球的那段鼎盛时期。
     “有些球员不仅在省队是队友,到了国家队还是队友,我们的强势既体现在了质量上,亦体现在了数量上。”
        池明华表示,那时候踢球不为钱不为利,更多是为荣耀而战。
       “我爸当时在卖水果,只要我们赢球,就会有很多街坊一边购物一边夸奖:‘池伯,你儿子踢球真棒!’这样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即便梅州足球于20世纪90年代稍有滑落,但在广东地区仍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拿1995年的广东宏远做例,阵中集合了池明华、谢育新、伍文兵、李玉展、李海发、游绍东、陈大英等7位梅州人。后来组织的梅州甲A邀请赛,依然出现百元门票一票难求的火热景象。
     “我当时是球队队长,一开始想买票都买不到,后来通过找关系才弄到了球票。”池明华说。

        池明华现在当上了教练,主要在广东体育职业技术学院教女足,最大心愿是得到多一些业内支持。
        “女足的人才和比赛都比较匮乏,我要做的是多到基层走走,希望能与一些兄弟单位常做交流。”
   
                                                                                    析没落 看球的人多,踢球的人少

       梅州足球最好的光景没有维持太久,随后便进入了球员数量和质量的双重低迷期,直到现在也没缓过来。很难想象在这样一片足球沃土,孩子们已经与足球运动渐行渐远,这不是单说缺少职业俱乐部就能搪塞过去的阵痛,它与青训条件、外界投入、体制改革等许多因素都有关系。
    南都记者曾试图获知近20年来的梅州足球人口变化,只得到一个大势下降的回答,并没有拿到准确的数字。而从今年的各级联赛来看,只有12位梅州球员能够进入中超、中甲一线名单,更多人只是屈身于中乙或业余球队谋生活。

                                                                            自身 条件不够吸引,训练逐渐落伍

       梅州足球在上世纪90年代渐走下坡路,其实和中国足球近年越发沉沦并无差异,核心问题还是踢球的队员少,造成足球根基不够牢固。这样一来,要想金字塔尖成绩优异如同痴人说梦。
       但具体说到梅州地区,足球运动吸引不来孩子当然有其地方特点。从梅县体育局副局长刘明文那里,南都记者得到的第一个答案是体制的影响。上世纪90年代以前,梅州的青少年足球精英主要集中在当地两支专业队(梅县青年队和梅州青年队),技术出色的还可送上省队。只要能进到这两支队伍里,球员们就能享受编制待遇,即便是退役了也能安排去做教练或当老师,彻底免除后顾之忧。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体育局对专业队的编制制度进行改革,各运动员开始要为自己的未来发愁,把本就不宽的足球出路砍得更窄,这在缺少职业俱乐部的梅州显得尤为突出。

        梅州并非不想早早成立自己的足球队吸纳人才,但资金缺乏、经济欠佳让这个计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实施,只能偶尔举办一些邀请赛吸引群众。换句话说,要在梅州当上职业球员的概率比那些足球发达地区低得多,加上无法踢上比赛的“垫脚石”无人问津,非常打击大伙踢球的积极性。

       而在计划生育、独生子女的大背景下,父母更是不愿意把孩子们送上风险较大的足球之路,繁重的学业也进一步减少了孩子们的课余踢球时间,梅州在这一点上与全国类似。稍有不同的是,梅州是知名的“足球之乡”,人们对于足球的热情非常浓厚,这就衍生出了一个古怪现象——— 喜欢看球的人很多,愿意踢球的人很少。

     “要说看球赛,我们是举双手赞成。踢球的话,只限于业余比赛,我们暂时不会过多考虑职业前程。你看看现在的大环境,送孩子踢球等于将他往火坑里推。就算踢上了中国国家队,又能怎么样?”
      一位家长一阵苦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刘明文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体校招人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前我们招20人,有上百个队员可以挑选。现在我们招20人,能够找到合适的就不错了。特别是在2005年之后,在梅县招人踢球变得更加困难。虽然我们每年送上去的球员数量没有多大变化,但球员质量却有很大不同。”

        除了球员质量没有跟上,梅州的训练质量也略显落伍。南都记者在曾经的“兵工厂”———梅县业余体校看到,那里的训练条件还停留于上世纪,近二十几年来都没有做出太大更新。在足球发展日新月异的当下,沿用旧的一套方法显然难追对手。
       “政府没有投入,我们又没有经费,一些训练器材补充不上。要说硬件设施,我们是在梅城里面排倒数的学校。”梅县业余体校校长彭明标摇了摇头。

       更让彭校长感到迷茫的是,梅县业余体校这种发展模式很可能会在未来成为历史。“今年3月,业余体校的学生宿舍楼被告知是危房,队员们就再没有集中训练,现在我们使用的是分点模式,把教练员派到部分足球重点学校教球,这样的训练质量难以保证。”彭校长说,他正在积极向上级反映情况,不过至今都没有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

                                                                                      外界 职业背景下的资源掠夺

         细看梅州足球滑落的时间,恰好与另一条发展轴相交而过,那就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从无到有。“我们的足球工作做得不如以往,别人却比以往逐渐进步。这样你上我下、两相冲击,自然就有了差距。”过来人池明华说得不无道理。

        1994年甲A成立之初,大连、上海、北京、沈阳、吉林等足球重点地区都成立了自己的足球队伍,梅州是少数几个无缘职业的足球沃土之一。就在广东本地,当时涌现了广州太阳神和广东宏远两支劲旅,即便是南派足球较为低迷的时候,中国一、二级联赛也至少拥有两支广东球队,这对于曝光率不高的梅州可不是一件好事。拿今年来说,梅州足球刚刚诞生了两支职业球队,这本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材料,奈何中超有高奏凯歌的广州恒大和大牌执教的广州富力,中甲有冲超势头极猛的广东日之泉和深圳红钻,数到中乙也是梅县超柏力斯、梅州客家、深圳风鹏三强争霸,必然造成外界的关注有所分散。要是放在连职业球队都没有的过去,梅州要想依靠足球沾光更是难上加难。在这种市场竞争机制下,看不到宣传效果的商家们自然不肯对梅州足球多做投入,这也会反向影响到梅州足球的自身发展。

       抢市场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梅州足球面临的第二重困境是抢球员。“有的时候我们也很难办,你要不往外面的俱乐部送人,又怕把苗子毁了。你要是往外面的俱乐部送人,省足协又不高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练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的抉择要考虑到多方利益。“举一个例子,如果当时没有把刘彬彬和曾超送出去(山东鲁能),他们的发展很可能比现在要差,但省足协又不希望把他们送出去,这里面就拖出了地方足协与外地球队这对矛盾体,我们被夹在中间有点受罪。”

       刘明文没有否认这一点,他向南都记者比画了一个“二”字。“知道上级一年给予我们一个足球训练网点多少经费吗?两万元!就靠两万元形成一种合作关系,以前还没这么多。”两万元对于一个足球训练网点到底能做些什么?谁都会做这道算术题,光是比赛的交通费和食宿费就很可能超过两万元,其他开销只好梅州自己贴,贴不上便少花一点。

        无奈的是,梅州足球长期以来只能屈身于这样一种酬不抵劳的球员输出地身份,还被外人看做是理所当然的“义务”,他们干着最基层、最辛劳的青训工作,却把培养出来的硕果向上级送、向外头送、向他们的竞争对手送。在没有职业球队及属下梯队的那段日子里,梅州足球不断被外界榨取资源,幸亏他们如今的动力和憧憬依然饱满。
  
                                                                                     看将来 中乙冲甲,足校立足本地

    开展职业足球从中乙起步
    作为足球之乡,梅州处处可见和足球有关的元素,连路边的立柱都有着足球的形状。梅州客家队主教练曹阳说,回到梅州带队,总能够随便就找到一群球迷一起踢球。这里就是足球之乡,但却因地理位置偏远,而久久未能发展职业球队。从广州市区到梅县城区,约400公里的路途,要耗时5个小时。

      曹阳去年底正式离开广东日之泉,来到自己出道的梅州,继续带一支中乙球队,球队的投资者是五华的一家房地产企业,这家低调的投资者没有要求球队冠名,更没有在球员服饰上出现广告信息,只是要求把球队扎根在梅州五华,这个亚洲球王李惠堂的故乡。不过,由于球队的训练基地尚未完工,同时五华的球场改造也未完成,这支梅州客家足球队仍然在位于广州黄村的广东奥体中心训练,和日之泉成为“邻居”。每次主场比赛,客家队都要长途跋涉5个小时赶赴梅州,这段路程,已经能够堪比日之泉搭乘高铁北上挑战湖南湘涛。

      路途的辛苦显然不能阻挡曹阳冲甲的野心,“球场和基地在第二阶段前都能基本完工,应该会在7月底吧,”曹阳说,“球队从组建开始,就抱着今年要冲甲的信心了,老板也提出了这个要求,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努力,现在已经租借了史亮回来帮我们。”
     在训练场边,史亮已经穿上了蓝橙搭配的球衣,“虽然在人和上场机会不多,但他保持得很好。”曹阳说。曹阳为了把这位去年日之泉的主力前锋“挖回来”,已经操办了数月,人和除了让史亮租借回广东,还推荐了其他的球员给客家队。

     “史亮是梅州仔,兴宁人,”说起球队里面的广东仔,曹阳眉飞色舞起来,“潘佳、李伟军、高志林、李文威等等,他们都是梅州人。”而曹阳自己也是兴宁人,在梅州起步,这次回到梅州带队,一来是应梅州方面的邀请,二来也是省体育局的一次借调。曹阳曾说:“我是家乡培养出来的运动员,出任家乡新组建足球队的主教练,是上级领导、球队俱乐部对我的一种信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荣耀,一种新的挑战。为家乡足球事业的发展出一份力,是一件义不容辞的事。”

       在曹阳看来,作为足球之乡的梅州,由于经济发展缓慢,近些年流失了大量的人才,而全民足球之下的梅州仔们,也因为基层教练不足而导致整体实力稍有下滑。曹阳指着关志锐说:“你看我和关指导踢球的那个年代,梅州的基层教练都是省队回炉的球员,现在这些球员都没人愿意回来。”
       而如今的梅州,足球开始转向了市场,两支中乙球队开始在梅州起步,除了曹阳所带的梅州客家队,还有以东莞南城为班底的梅县客家队,两队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客家队”三个字或许成了球队发展的精华,两队都充满了本地元素,其中梅县客家队更有叶楚贵、李伟新等多达10名梅州籍球员,而按照实力来说,这是两支都有能力冲甲的强队,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提出了一年冲甲的目标。

       梅县客家队的办公室就在梅县体育局内,和富力足校招生办相邻,而出门不远的马路旁就是球队的主场———曾宪梓体育场。这座能容纳22000人的球场每次有比赛时都会爆满,甚至一度上演球迷爬树看球的“树挂”景象。球队的基地则设置在距离梅县30余公里外的旅游重镇雁洋镇,这也是富力切尔西足球学校的所在地。
      放弃了南城体委职位的覃东,去年带领东莞南城在梅州踢了6场比赛后,感受到了足球之乡的魅力,无论是球迷还是政府的支持力度,都与篮球之乡东莞有着天壤之别。或许是对东莞已经心灰意冷,覃东去年底决定让球队扎根梅县,在引入一批客家球员后,覃东如期和左熊裕日籍教练签约,坚持自己所追求的日系训练风格。

       梅州市委以常委会扩大会议的形式明确支持梅州组建职业足球队,曹阳和覃东都赶上了梅州足球发展的好时机,梅州足球自然也会得益于两支职业球队的加盟,无论哪支球队冲甲,这两支建设了足球基地的球队,都会在日后发展出梯队,这无疑为梅州足球基层教育提供了机会,相比缺乏基层教练的本地体校,球队梯队当然会是一个更好的出路。
      对于这样的发展机会,曹阳曾表示:“梅州人喜欢足球,热爱足球,梅州的确是一块开展足球运动的沃土。近几年来,梅州市委、市政府为重振足球之乡雄风、擦亮足球之乡品牌,专门制订了振兴足球十年规划,各级政府越来越重视足球运动,加大了场地设施的投入,出台了多项重塑足球形象的举措,梅州足球氛围越来越浓。这让我们对球队的发展有足够的信心。”

                                                                                           足球学校开展精英式教育

       除了两家足球俱乐部,足球学校也是梅州足球发展最早提出的重点之一。早在2010年,梅州政府便作出了足校发展的规划,据富力足校校长洪有强介绍,当时富力与梅县一拍即合,2011年11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富力将在梅州建立足球学校,2012年富力足校便把建设提上了日程。
       南都记者驱车前往雁洋镇,这是梅州的一个旅游重镇,从梅县到雁洋镇30余公里,公路修建得崭新,一侧是水流湍急的梅江,另一侧则是秀美的群山。雁洋镇有叶剑英故居,镇外有着肥沃的茶田,还有一座梅州人认为十分灵验的千年古刹。富力切尔西足校就在223省道南侧的路边,即使是第一次到雁洋镇,也能远远地在路边发现足校那几座客家围屋式的圆筒式建筑。

       由于梅县近日雨水充沛,足校的建筑工程一再受到影响,洪有强说到7月底教学楼的主体工程会完工。按足校的图纸来看,和教学楼同样规模的围屋式建筑共有三座,直到这个礼拜三,只有一座围屋、一座行政楼和体育馆完工,不过,洪有强表示,虽然建筑日程受到影响,但会及时赶工,不会影响足校的开学。
      足校所在的土地由梅州政府无偿提供,在政策的支持下,足校将由富力自主经营,而招生生源则要以梅县人为主。
      日前,富力足校刚刚完成了梅县的第二轮生源选拔,此前还在广东湛江完成了第一轮选拔,梅州政府对足校提供了省足协无条件放出学生的政策支持,让富力足校的招生不受生源注册地影响,但在专业队比赛时,学生将回归其代表队参赛。

      按照富力足校所标榜的精英式教育,足校会保持500名左右的学生总数,第一年招收200余名三到五年级的学生,每年进行补充和淘汰,学校覆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全部课程,采用金字塔式的分班,平均每班30人,并与梅县嘉应学院进行合作,优秀毕业生可以直接升读嘉应学院。
       富力足校与梅州的合作并不只是足校,而是义务性地支援8个网点学校,为这些中小学提供球场修葺、足球装备以及资金方面的支持,同时采用足校封闭教育的圈养式和网点学校的放养教育两种风格。

       和切尔西合作办足校后,足校的招生、课程安排都会效仿切尔西在亚洲的足校,采用切尔西足校通用的课本。现阶段,已经有4名外籍教练确定常驻足校,每个阶段还会派出中方教练到国外进行学习培训。
    按洪有强校长介绍,富力切尔西足校与恒大皇马足校最大的不同是立足梅州,洪有强说:“我们不敢说为中国足球做出多大的贡献,现在能做的,就是先为广东足球的发展先出一份力。”

                                                                                                                                                             南都记者 马骁男

   链接
    梅州足球的改变与目标
    作为梅州足球的龙头地区,梅县县委、县政府借2004年梅县被广东省评为“足球之乡”的契机,近来不断商讨、研究、制定当地足球的发展方案,并列出十大目标。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目前已经完成了部分内容。
    十措施
    ●设立34个足球训练网点,其中男子训练网点28间,女子训练网点6间。
    ●组建梅县足球队。
    ●举行具有升降级制度的“中小学足球联赛”。
    ●加大足球训练经费投入,每年增加200多万元用于训练和比赛。
    ●新城区投入6.8亿元兴建梅县人民体育场和梅县文体中心。
    ●与广州富力地产有限公司合作,投入5亿元共建梅县富力足校。
    ●成立县、镇二级振兴足球领导机构和协会组织。
    ●构建校园足球、业余体校、富力足球学校向省市足球学校和足球职业俱乐部输送人才的渠道。
    ●组织各类人群参加“萌芽杯”、“希望杯”、“系统杯”等品牌赛事,协助办好梅县客家、梅州客家的中乙主场赛事。
    ●组建各年龄段的业余体校队伍和参加百县足球比赛的业余草根队伍。
    十目标
    ●出台一份《梅县加快足球运动发展的意见》文件。
    ●签订一份责任书。
    ●成立一家梅县客家足球俱乐部。
    ●办好一个业余体校。
    ●与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办好一个富力足球学校。
    ●办好一个足球展览室。
    ●培养10名以上国家一级裁判员。
    ●培养100名以上D级专业足球教练员。
    ●足球场数量达到100个以上(每6000人拥有一块足球场)。
    ●注册足球运动员达到1000名。
    南都记者 黄融
    踢球者
    今年中超、中甲一线队的梅州球员名单:
    广州富力:吴伟安、李健华
    广州恒大:胡威威 贵州人和:饶伟辉
    山东鲁能:刘彬彬 江苏舜天:李炽
    上海申鑫:朱家伟 深圳红钻:赖劲、周文
    广东日之泉:刘盛、罗足庆、潘伟明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黄融 专题图片:梅县体育局供图(除署名外)

日期:[2013年6月22日]  版次:[GB01]  版名:[赛点周刊]  稿源:[南方都市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0

主题

235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78
 楼主| 发表于 2013-7-29 20: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国足球史上,曾经的英雄国足多出自广东梅州,出自涯客家兄弟。而今在国球多处四面楚歌时,在梅州组建新的足球队,及球队最近在绿茵场上的表现,给国人带来遐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0

主题

235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78
 楼主| 发表于 2013-7-29 22: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愿客家梅州再为国足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再塑辉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0

主题

2357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478
 楼主| 发表于 2013-7-29 23: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3-10-6 05: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各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卡宾男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